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产品介绍 >  正文
案件回顾:惨无人道的杀人分尸案烹煮尸体淋上酱汁冒充麦辣鸡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15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2012年9月,南京托乐嘉美食街的环卫工人在收垃圾时发现了一个怪事——这两天总是多出来一些熟肉,上面还淋着满满的番茄酱,像是被丢弃的麦乐鸡块。本是作为美食街,丢弃一些厨余垃圾也是很正常的,环卫工人没多想,只是连续两天,这个熟肉量大的有些怪异!

  到底是什么怪异呢,自己也说不清楚,于是,这个环卫工人找到了自己同事帮忙,好巧不巧,这个同事参加过对越反击,并在对越反击战中担任卫生员,现在跟着儿子在南京生活,因为闲不住,所以就做了环卫工人一职。这位老同事在搬运时,有些碎肉掉了出来,毕竟是打过仗的老兵,在越南战场上见惯生与死。不对啊!这不像是猪肉鸡肉牛羊肉啊!这……这……这明明是人的大腿肉啊!老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人肉,急忙打电话报警。刑警来后,一看,靠!这真是人肉!还被煮熟了!淋上番茄酱伪装成麦乐鸡!

  事后,经过法医判断,这是一名年轻女子的尸体。这下南京警方炸开了锅!在整个美食街垃圾桶翻了好几天,终于找到了全部的尸体,唯独少了脑袋!怎么会唯独少了脑袋呢经法医系统解剖后,认定,这是名年轻的20岁左右的女人,身材高挑丰满,没有生育哺乳史。可以说这是一名很年轻的女孩子那为什么被整整切成数百块之多?并且高温煮熟后被淋上番茄酱呢?并不是犯人想要做成人肉麦乐鸡食用,因为尸体几乎完整。高温煮熟是为了破坏DNA,掩盖尸体本是的尸臭味。而淋上番茄酱,则是为了伪装成厨余垃圾,用来迷惑美食街上的环卫工人。

  也就是说,如果不是这位参加过越战的老兵,恐怕这起案件永无昭雪之日了,恐怕那是只能作为普通的失踪案处理了警方开始了系统的侦查,由于是夜晚丢弃的尸体,所以监控只能看个大概,这条线索于是就断了。这时,物证科传来了一个好消息,在塑料袋上发现了一枚指纹,这个可以作为日后嫌犯定罪的决定性证据。这时,警方对尸体的来源开始进行了大范围搜查。

  但是,经过专案组费劲功夫的侦查,查遍了整个南京市整个江苏甚至全国的失踪女性,都没有符合的。难道死者家属没有报案?案子开始陷入了僵局,从2012年9月到2014年7月,警方一直毫无头绪。就在7月22日,江苏盐城市传来协查通报,辖区内的何青青已经失踪两年,何青青失踪前,曾在南京生活!了解到了何青青的情况后,警方第一时间做了DNA对比,很快,对比有了结论,死者正是何青青!

  为什么何青青的家属才报警呢?原来何青青生前是作为出台小姐的工作,何青青与家里的关系也不是很好,经常和家里不联系,不过这次两年未联系,何家父母才有了怀疑。这样的事情也是太,,,而盐城市警方也以何青青电话能打通为由拒绝立案,拖来拖去,拖了整整两年。寻找到了尸源后,警方开始对何青青生前的人际关系开始了调查。

  两年过去了,坐台小姐的工作本是就跳槽频繁,警方花了很大精力,找到了何青青的生前好友王小姐,她会对我们说些什么呢。王小姐表示何青青生前被姓乔的男人包养,而何青青性格刚强,非要乔姓男子和他的妻子离婚,不离婚就去他的单位闹事!警方得到线索后,开始了对这位乔姓男子的侦查,何青青的通讯录里果然是有南京某国有企业干部乔某的电话,还是一个公务员。

  乔某有重大杀人嫌疑!!!警方立即逮捕了乔某,经过指纹对比,完全一致!面对着铁证,乔某放弃了抵抗,交代了案件的全部经过。原来的乔某人生一帆风顺,家庭条件优越,人也帅气,在父亲的介绍下进入了南京本地某国企担任干部,妻子也是大学同学,两人毕业后很快结婚了。在妻子怀孕期间,乔某寂寞难耐,很快就跟夜总会的何青青勾搭在了一起。

  没想到,何青青也不是省油的灯,一哭二闹三上吊,很快就把乔某的耐心搞没了。在乔某与何青青分手无果后,两人又因为琐事争吵,在争吵后,乔某一怒之下掐死了何青青。冷静下来的乔某,将何青青分尸煮熟后淋上了番茄酱弃尸。这场碎尸案此次案情大白!。

  根据庭审透露的细节,为了掩人耳目,乔某在将何青青尸体烹煮后,竟浇上番茄酱和酱油,并扔到美食街的垃圾桶里冒充餐厨垃圾,其作案的冷静和残忍,令人发指。公诉人认为,乔某作案手段极其恶劣,建议判处乔某死刑,受害人家属也强烈要求判处乔某死刑。案件没有当庭判决,将择日宣判。

  根据乔某在法庭上的供述及检方出示的证据材料。乔某毕业于某名牌大学交通工程专业,毕业后就职于某高速公路公司,从事施工管理,属于那种智商较高, 收入也不低的人群。有着如此良好的生活和工作环境,乔某却不知道珍惜,经常和朋友流连出入于夜总会KTV等娱乐场所,声色犬马醉生梦死。该案的被害人何青青,正是乔某在某夜总会认识的。

  “我和她是在2010年认识的”,法庭上,乔某说,他在某夜总会和朋友聚会玩乐时,认识了在那里上班的何青青,并迅速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因为工作关系,乔某经常出差,这给了他很多厮混的机会。当时,乔某的妻子才刚刚怀孕不久。但是,乔某却似乎忘记了自己对家庭的责任,沉溺于这种罪恶的关系 中不能自拔。

  感情甜蜜期过去后,矛盾和摩擦自然就来了。乔某说,因为常去夜总会,他的手机上常常会收到夜总会小姐发来的短息,后来被何青青发现了, 非常生气激动,在她的暂住处大哭大闹,为了安慰,他不得不向何青青保证,以后再也不和其他夜总会小姐来往了,何青青这才慢慢平静下来。

  乔某称,到了2012年下半年,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,何青青让他离婚,和自己在一起。这个要求当然被乔某拒绝,何青青为此要他给100万分手费, 否则就关系曝光。乔某担心自己家庭解体,就四处向朋友借钱,2012年8月,他以买房为名向一个河南朋友借了40万,以给分手费的名义向一个四川朋友借了30万,最后打了69万到菁菁的银行账户里。

  “剩下来的钱,我是打算2012年年底给的”,乔某说,给了69万后,何青青的情绪平缓了下来,不再提离婚的事了,乔某也想慢慢把关系结束掉。就在这时,何青青的脚受伤了,没法上班,打电话给乔某,让乔某去照顾他。两人又姘居一起,给何青青打饭送饭,照顾得非常周到。

  乔某称,2012年9月11日晚,自己帮菁菁洗头,菁菁嫌自己洗得不好,让自己到阳台上罚站,一直站了一个小时,后来实在站不住了才进屋。9月1 日早晨起床后,自己给菁菁买了早饭。吃早饭时,两人谈到油价涨价的问题。何青青突然问他,“你老婆开车一个月多少油费?”乔某回答说两千多。这时,何青青说,两千多也太多了,把你老婆的车卖了,把钱给我,乔某当即予以拒绝。

  遭拒后,何青青大怒,便去抢乔某的手机,要打电话给乔某的妻子,公开他们的关系,两人随即大吵起来。“这时,她又逼我离婚,说如果我不离婚,就要找人打我的妻子和孩子。”乔某说,何青青此话出口后,他感到异常的激动和绝望,心想自己那么照顾她,还给她钱,她竟这样无情地威胁自己家人。“她在夜总会上班,社会关系很复杂,而且她自己说,和邻居吵架,把邻居弄伤了,我相信她能干出这样的事情。”

  乔某称,在受到威胁后,长期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,他把何青青推倒在床上,死命她的脖子,一直到不动了为止。之后,他探了一下鼻息,发现何青青已经死了。“当时,我想跟她一起死,后来又想投案自首,但拿起电话的时候,我想到了我的家人,就放下了电话。”之后,乔某做出了一系列行动以掩盖自己的杀人罪行,其冷静程度令人咋舌。

  因为当天下午要出差到山东泰安,乔某担心尸体放在屋里会发臭,就去商场买了一台作为样品出售的冰柜。当天中午,冰柜送到后,乔某将的尸体放进了冰柜冷冻保存,还去超市买了除臭剂放进去,以进一步消除尸体可能发出的异味。9月13日下午,乔某从泰安出差回宁,第一件事就是去出租屋确认尸体情况。在确认没有问题后,他去了超市。

  在超市里,乔某购买了斩骨刀、锯条、垃圾袋、保鲜膜、大包等物品。“我买这些是准备分尸的,我在出差途中就已经想好了要这么做”,乔某在法庭上供认道。在买到这些东西之后,乔某在菁菁的暂住地进行了分尸,分尸后简单打扫了出租屋,并将尸体用保鲜膜和垃圾袋包好,装在大包里,分三次打车,准备将尸块运 到自己租的翠屏东南小区某室内销毁。

  乔某在翠屏东南小区某室租的房子,是用于岳父母等人来照顾怀孕的妻子住的,后来,岳父母没在里面住,但房子并未退租,就那样一直空着。因为没有钥 匙,乔某在翠屏东南旁边某酒店开了个房,先把尸块放在酒店房间里暂存。9月14日,乔某从岳母那里要来了钥匙,将尸块转移到了自己租的房子里,然后从超市买了高压锅、蒸锅等餐厨用具。

  之后,乔某花了两个多星期的时间,将尸体进行了细致的破碎,然后放在高压锅和蒸锅里蒸煮。为了掩人耳目,乔某在蒸煮完的尸块上淋上番茄酱和酱油,冒 充普通的餐厨垃圾,扔到了托乐嘉小区美食一条街的垃圾桶里。在冷静地处理完这些之后,乔某想将何青青的头颅敲碎取出大脑。在敲的过程中,颅骨顺着上面的自然纹理(即人字缝)裂成了三块,下颌骨也掉了下来,牙齿掉了一地。令人毛骨悚然的是,乔某面对这种惨景,竟重新将颅骨拼接起来,连同何青青的几部手机及身份证驾驶证等,一起放进了一只保险箱里,并寄存在朋友那里。

  至于未将颅骨销毁的原因,乔某在法庭上说,是为了还债。“这笔血债我迟早要还的,我是想将来哪天向警方投案,或者警方找到我时,这颅骨就是我犯罪的证据。”乔某说,未销毁头骨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他和何青青相处了两年,还是有点感情的。在干完这一切后,乔某在网上找了一个收购旧家电的人,让对方到此前居住的地方,将他装何青青尸体的冰柜收走了,又将所有的作案工具扔掉了,还将菁菁的金银首饰全部拿到首饰行卖掉了,“我给了她那么多钱,卖掉首饰就是想挽回点损失。”

  更恶劣的是,乔某杀死何青青后,为了迷惑其家属,竟用何青青的几部手机互相拨打,并拨打移动的10086客服电话。乔某自己也办了一张新手机卡,用于拨打何青青的手机,此外,还用何青青的手机回复其家人及朋友发的短信,假称去外地玩了。在何青青的父母打电话给他打听菁菁的消息时,乔某还安慰他们说,“叔叔、阿姨,我是青青的好朋友,你们不要着急,应该不会有事的,不行就去公安机关报案吧。”乔某这一行为,一直持续到手机话费全部消耗完,自动停机为止。

  乔某的行为不仅迷惑了何青青的家属,也迷惑了警方。在何青青失联后不久,家属就向警方报了案,但多次拨打何青青手机时都显示正在通话,警方因此误以为只不过是在和家人闹情绪不愿接电话而已。一直到其失踪满两年后的2014年9月14日,警方按法律规定将其列入失踪人口予以立案,并开展侦查工作,这才发现乔某有重大作案嫌疑,并将其拘传到案进行审查,迫使其交代了犯罪事实。

  “这两年,我们从老家来南京不下上百趟,没想到等来的竟然是这样悲惨的结局。”法庭上,何青青的家人泣不成声。而乔某在法庭上称,作案后的两年里,他内心也备受煎熬,经常念诵佛经,希望何青青在那边过得好。在警方找到他时,他心里想,时间到了,该还债了,便向警方坦白了自己的作案事实。根据乔某的供述,警方从其朋友处提取了保险箱,从中找到了菁菁的头骨,菁菁身体的其他部分,都已经无法再找到。

  庭审中,双方的争议焦点集中在两个方面。一是何青青的死亡原因。辩方认为现有证据单一,基本全是乔某口供,缺乏其他证据印证。鉴于其生前社会关系复 杂,不能绝对排除其他合理怀疑。对此,公诉人认为,在乔某烹煮尸体的出租屋里发现了从菁菁颅骨上掉落的牙齿,还从一只垃圾袋上找到乔某的指纹,再结合乔某在超市的购物记录等,已经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,足以证明乔某故意杀人并分尸烹煮的事实。乔某的辩护人还称,乔某的家人愿意无条件接受菁菁家人的赔偿请求,请法庭参考乔某的犯罪并非有预谋而起,及其保存犯罪证据,且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的情节,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。

  双方的另一争议焦点是菁菁的行为是否构成受害人过错。辩方认为,菁菁明知乔某有家室,还逼乔某离婚,并言语威胁,对乔某构成强烈刺激,导致乔某积压的情绪爆发,最终激情杀人,何青青对此有过错。而公诉人则认为,何青青虽然有此举动,但乔某并非只有杀人一条路可以解决,行为并不构成刑法学意义上的过错。“乔某对生命和法律极端藐视,其行为性质极端恶劣,建议判处乔某死刑。”

  刑事部分的审理结束后,法庭还进行了附带民事赔偿部分的审理。在这部分审理中,何青青的家人强烈要求判处乔某死刑,还提出了121万余元的索赔请求。菁菁的家人认为,乔某阴险狡诈,人做不出的事情他都做了,何青青不知道他有家室,他是在骗取感情。在此过程中,菁菁的好几位家人都出现了情绪崩溃的情形,在 审判长提醒下才慢慢控制住情绪。

  在最后陈述阶段,乔某先向菁菁父母表达了歉意,又向父母妻儿表达了自己的愧疚之情。“爸爸妈妈,你们要保重好身体,你们在,我就在,你们不在,我就不在了。老婆,我们曾经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,但愿时间能冲淡你的痛苦,照顾好女儿,希望你能迈过这个坎。女儿,你是上天赐给爸爸最好的礼物, 你的生日和爸爸是同一天,这是我们的缘分吧,爸爸以后再也不能和你去游乐场了,再也不能和你一起看海了,你以后要勇敢,要懂得感恩,要爱自己身边的人,无 论爸爸在哪里,都会凝望着你。”旁听席上,乔某的家人早已泣不成声。

  此案残忍程度比之22年前的“南大碎尸案”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所幸告破。到此处小编不禁长叹一声,罪犯乔某本来有美好的前程和幸福的家庭。都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,最终害人害己。